【創業經】小手串做出大生意:小鎮一年賣出2

佛珠專賣店每天為大家帶來全新禪心佛珠系列單品,為您的生活添加更多的儒雅氣息,讓您每天不失活力的同時更顯穩重氣度,精彩的人生從現在開始,敬請關注禪心閣。

(央視財經《中國財經報道》於溪)這兩年,不論男女老少,不分職業年齡,很多人都有這麼一串珠串在手。其實,大多數人把玩的珠串成本並不高,更談不上太大的升值空間,那為什

(央視財經《中國財經報道》於溪)這兩年,不論男女老少,不分職業年齡,很多人都有這麼一串珠串在手。其實,大多數人把玩的珠串成本並不高,更談不上太大的升值空間,那為什麼還能這麼受歡迎呢?小小的珠串怎麼能有這麼大的魅力?支撐珠串市場的到底是什麼樣的需求?今天,我們就來看看珠串生意裡的門道。

【為啥人人愛珠串】

婷婷,是阿裡巴巴的店小二。最近兩年,她主管的珠串類業務越來越繁忙,特別是木珠這一個材質的品類需求有一個爆發式的增長。2013年到2014年珠串類店鋪數量增長率為16%,最近一年,增長率暴漲到90%。僅過去一年裡,單是木珠太行山崖柏和小葉紫檀手串在阿裡巴巴的成交額,就比2013年增長瞭200%。業務量激增,今年阿裡巴巴已經將“珠串業務”單獨劃分出來,成立獨立的業務小組來運營。

婷婷她們通過大數據發現,年輕女性消費者,是購買的一大主力。其中,有不少女性消費者是把珠串當做一種首飾在購買。有數據顯示,中國女性人均擁有首飾不足0.1件,而在日本,女性人均擁有首飾的數量達0.7件,是中國的七倍。因而,未來幾年,珠串在女性消費中仍有可以預見的市場潛力。

除瞭女性,珠串市場上還有一個龐大的主力消費人群——中老年人。

杭州的暮雪阿姨就是其中一位。一年前,女兒結婚瞭,暮雪阿姨心裡變得空落落的,而此時,又趕上退休。跳廣場舞吧,做教師的暮雪阿姨好靜,去炒股炒金吧,又太操心。

偶然的機會,跟學生們一起逛古玩城,櫃臺裡花花綠綠的鳳眼菩提子和小葉紫檀手串,吸引瞭暮雪阿姨的視線。小東西不貴,買來配件自己學著穿,沒成想,一發不可收拾。現在,女兒的閨房改成瞭操作間,暮雪阿姨也成瞭社區裡穿珠子的名人。不少老姐妹都跟著她學穿珠子。就連暮雪阿姨的女婿和女兒也受瞭她的影響。不過小兩口迷上穿珠子的原因,和媽媽不大一樣。

暮雪阿姨的女婿張傢川是位演員,他告訴《中國財經報道》記者,年輕人工作壓力比較大,像他們常年在外地跑,經常熬夜,作息很不規律。現在的年輕人,每個人都在尋找減壓的方法。穿珠子就是他解壓的最好方法。穿珠子能讓他在工作之餘安靜下來,穿一串珠子的過程,就是大腦放松的過程,凝神屏氣,和練瑜伽感覺差不多。

小兩口現在經常參加當地“珠友會”的活動,交到瞭很多80後、90後的新朋友。以珠會友,談天說地。小珠串,成瞭找到志趣相投的朋友的新型社交工具。

小編看門道:小小的珠串,可以是老人的陪伴,可以是年輕人的減壓工具,更可以把興趣相同的小夥伴聚到一起。這麼一琢磨,這小玩意之所以這麼火爆,確實有它內在的商業邏輯。

【玩兒串也“傳染”?】

在北京十裡河做瞭三年珠串批發生意的張義君告訴《中國財經報道》記者,最近一年,來他這裡進貨的基本上都是來自二三線城市的商販。在他看來,像這種小玩意,講究的就是個流行,通常都是北京這樣的大城市玩什麼,過個兩三年,就會向其它城市傳導。

最近,來張義君這裡拿貨次數最多、拿貨數量最多的是東北小夥,尤其是沈陽。《中國財經報道》記者也來到沈陽最大的古玩市場——沈陽北市,進行瞭一番調查。

記者在沈陽北市發現,在這裡逛的客人可以說是人手一串珠子。據沈陽北市經理張連傑介紹,現在,各種珠串的能占到整體銷售種類的四分之一左右。其中,二樓300多傢商戶中,就有將近100戶在賣珠串。

沈陽珠串市場的火爆,讓原先在北京潘傢園開店張雙翼,也在去年回到瞭傢鄉沈陽,開起瞭高端珠串店,他把北京流行的自選配件、定制等服務也帶瞭回來,而且特受歡迎。張雙翼告訴《中國財經報道》記者,現在每個月他店裡能有20萬的收入,比在北京開店的時候還要多三四倍。

事實上,不隻是線下的實體店鋪,根據阿裡巴巴的大數據,作為時尚消費的一種,珠串網購顯現出明顯的由大城市向二三線城市傳導的特征。目前銷售上升較快的地區,除瞭沈陽,還有杭州、西安和青島。

那麼,大城市的玩傢,又有什麼新玩法呢?

演員楊子,算是珠串玩傢裡的名人。這些年,隻要一有時間,楊子就會去西藏尋珠子,對他來說,珠串最大的魅力,是為他打開瞭一扇歷史文化的大門。為瞭瞭解天珠,楊子開始學習,查閱古代文獻,他發現,中國人玩珠子的歷史源遠流長。在唐代天珠就有“一珠易良馬,三珠易高樓”的記載。

十幾年下來,珠子越買越多,楊子開始在北京、上海這些能收到好珠子的地方修建會所,為的就是給喜愛高端珠子的朋友提供一個交流的場所。楊子告訴《中國財經報道》記者,過去他的社交圈基本上是娛樂圈、企業圈,但現在因為珠子的牽引,他開始加入瞭收藏圈、文化圈。

有人玩文化收藏,有人玩高端設計。

從小在藝術院校大院裡長大的李唐,特別喜歡藝術和設計,她剛剛開業的小店也更像是一個手工設計沙龍,客人可以把自己喜歡的物件帶來,通過她的設計,制作成特殊的珠串作品。李唐告訴《中國財經報道》記者,客人們現在想要的,是一串屬於自己,獨一無二的珠串。在她這裡,設計制作一串珠子,根據配件不同,便宜的兩三百元,貴的要3000到5000塊錢。雖然價格不菲,但《中國財經報道》記者看到,開門不到2小時,李唐就已經成交瞭三筆生意。李唐也覺得,這個新玩法,一定會有市場。因為珠串這種手工制作的物件,天然具有“回憶和情感”的價值屬性。很多人來找她,都是帶著自己的某段記憶而來。“我覺得每一串它都是一個故事,我這是一櫃子的珠子差不多攢瞭半輩子,它承載瞭我半輩子的故事,將來它會有更多人的故事,我會把它慢慢地往裡裝。”李唐笑得很甜。

小編看門道:一珠、一線,穿起瞭歷史和文化,更穿起瞭傢人的惦念和走過的旅程。人生中最難忘那些記憶,就這樣凝結在小小的珠串上。隨身帶著的是無價的溫暖。小生意做出大市場,門道就在“價值挖掘”和“情感延伸”。

【小玩意裡的生意經】

福建仙遊,全國聞名的木制品交易集散地。最近一年,這裡的木材生意卻大不如前,每天都營業,一個月下來也很難做成一單生意。榜頭鎮有傢具企業2000多傢,今年有三分之一沒開工。

不過,鎮上的人卻似乎並不太著急。2014年鎮上賣珠串的店鋪雨後春筍般地出現,從2000多傢猛增到6000多傢,而且創造出有史以來最高的年銷售紀錄——20億元,比榜頭鎮2014年全年的原木銷售額高出一倍。

現在,仙遊已經成為全國珠串市場的一個重要貨源地,全國80%的木質珠串都來自這裡。

同樣被“小珠串”改變命運的,還有幾百年前就以做核雕出名蘇州舟山村。

三年前,舟山村辦瞭件大事兒,村裡三顧茅廬,請回瞭國內核雕界名傢周建明老人。

老周十幾年前離開傢鄉謀生計,那時候再好的核雕手藝也養不瞭傢,更別說收徒弟。但現在百姓生活好瞭,買個串不是大錢,他們的手藝終於有瞭用武之地。現在的舟山村,已經在周建明的帶領下,建起瞭500多個核雕工作室。

有的人是通過手藝賺錢,有的人則通過一雙慧眼創造財富。

最近,福建珠串商陳新付收瞭一塊重5000克的沉香木料,別看陳新付從小在木頭堆兒裡長大,這麼大的沉香他還從沒見過。因而他特地從北京請來的一位專傢幫他把把關。

曹狄明,就是他請來的專傢,不到30歲,但對木頭的瞭解和見識,卻讓陳新付佩服。

看到這塊沉香的第一眼,曹狄明就興奮異常。他告訴《中國財經報道》記者“手指頭粗的一根奇楠香至少得幾百年的時間才能形成,眼前這5000克,不敢想象”。

曹狄明從小就對木頭著迷,雖然學的是工商管理,但畢業後卻跑到故宮去上瞭四年的班,把故宮裡的木器都看瞭個遍,也攢下瞭別人沒有的經驗。隨著珠串市場火爆,曹荻明現在經常被人請去做鑒定,其中有不少是做高端手串生意的大戶。

市場魚龍混雜,曹荻明有瞭施展的空間。別人賣珠子,他賣的是辨真識假的專業能力。一串老山檀,紅肉陳化作假,幾乎零成本的木料加上Baby油能做成上千元的貨。憑著好眼力,最近一年,曹荻明自己頁做起瞭珠串生意。

現在,80後的曹狄明,已經買瞭車,還給傢人買瞭房,甚至還出瞭人生第一本書。創業的感覺,確實不錯。

小編看門道:傳統手工業變成創富機會,某種程度上預示著傳統手工制造業的回歸。當生意做出一定基礎,一些企業適合於規模擴張,而另一些企業則適合恪守專業分工,做專做精。同樣能實現經濟效益,美國人做規模經濟,而歐洲人則發展出“大師經濟”,於是有瞭愛馬仕、阿瑪尼等品牌。花開兩朵各表一枝,中國這麼大,不同模式都可以試試看嘛!

珠串市場火爆的背後,還有哪些生意門道?敬請關註8月8日晚21:45分,CCTV-2《中國財經報道》“小玩意大市場:珠串大買賣”更多精彩與您分享,記得收看喲!

想要了解更多新品佛珠資訊的朋友,不妨關注後續報道,全場所有商品低至7折起,新款不斷上架更新,活動不斷。正品夯貨,支持專櫃驗證,趕緊來選購吧!(http://www.zen-shop.com.tw/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